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生活情感 > 正文

[我和四哥的性爱往事][短篇][作者:丐帮鲁彦]

作者:admin人气:615来源:

作者:丐帮鲁彦
字数:6700


             我和四哥的性往事

  在我十三四岁的那些年,我每天都做着同样的一个梦,梦见一个巨大的肉棍
在使劲的插着我的身体,让我欲罢不能,很痛但是很舒服,总是在一阵阵的中惊
醒。

  我叫小芳,家里三妹,排行大。由于以前农村的传统思想是重男轻女,农村
需要的就是劳力,女人就是在家洗衣服生孩子。这种传统的观念至今都存在。所
以啊,如果家里没生到男娃的家庭就使劲的生,非得生到男娃为止。老妈也是一
个挺能生的女人,肥肥的屁股,一看就是一个能生的女人。但是事与愿违,加上
流掉的起码怀过七个,都是女娃,最后父亲认命了,母亲的身体也吃不消了,最
后家里就有了现在的我们三姐妹,母亲以及父亲。在这个阴盛阳衰的家里,父亲
在村里觉得倍没面子。于是,对我们姊妹三个特别的严,动不动就开骂,母亲也
不敢管,母亲知道自己没为家里生个男娃很内疚。

  随着慢慢的长大,我们姊妹三个都长得水灵灵的,亭亭玉立,剔透的身材流
露出的魅力,在乡亲们的眼里,我们三姐妹是村里有名的三支花。好多村里村外
的人都来我们家里订娃娃亲,但是都被父亲回绝了,说:「娃子们还是小,等她
们长大了自己选吧,现在做主了到老了怕她们怪,嘿嘿!」父亲总是这样傻笑着
回应那些来「谈婚论嫁」的人。

  家里孩子多,家境不好,加上小孩子本来长身体就快,不大几年,我们三姊
妹都长个了,但是二个妹妹比我小的多,她两都是穿我落下的衣服,还看的不明
显,但是我的衣服就开始包不住身体了,玲珑剔透的身体就显出来了。常常吸引
村上的一些男人的渴望的眼球,经常听人议论说,这娃就是个美人胚子,这幺小
就长的这幺好,谁家男娃娶到就有福了。这些话,对于当时只有十三四岁的我,
似乎只是一个玩笑话,但是,对于父亲而言,那就是一个精神折磨,因为我渐渐
的感觉父亲看我的眼神就有些不同了。性吧首发

  平时父亲管的我们比较严,所以我都不敢看他的眼睛。有时候晚上母亲在房
间给我们几姊妹洗澡的时候,父亲有意没意的进来看我们洗澡,母亲让他出去,
孩子洗澡呢,他说找点东西,找好就出去。我发现父亲偷偷的在瞟我们三姊妹裸
露的身体。

  又一次晚上,睡到半夜,我听见父亲母亲小声的对父亲说,「你个没出息的,
老盯着孩子干什幺,老娘的身体喂不饱你啊。」

  「嘿嘿,哪里看,那是我在看你,」

  说着,听着父亲一声猛「哼」

  「啊,太大了,轻点。」

  「啊,啊,啊,我的亲人啊,你的鸡巴太大了,插的太舒服了。」

  「老子挺死你,让你说我,让你说我。」父亲猛干着母亲,在后面房间的我,
尽管隔了一堵墙,还是听的很清楚,那种撞肉的声音,那种水汪汪的声音,让人
一阵迷茫和心动。

  「来,翻过声来,让老子从后面干你」

  「使劲的干老娘,老娘就是被你干的,快上来」

  「啊,我的老娘啊,太舒服了,插深点,对,快点,再快点,啊,啊,啊啊
啊……」

  一阵淫雨从目前的口中爆出,一会痛苦,一会哭泣,一会低吟,一会大叫。

  性吧首发我以为那是母亲被父亲在疯狂的折磨,对于身体强壮的父亲,更加
的敬畏了。

  有一天,父亲对母亲说:「让小芳不要上学了,上完小学就算了,反正以后
也是别家的人,再加上还有二个小的也要上学和这幺多人吃饭,受不起!」母亲
听了含泪的点点头。母亲是个文盲,父亲上过初中,在父亲面前,母亲总觉得低
他一等。其实她心里明白,女人也需要有本事,只有认字涨本事了才能活腰板挺
直的。拿村里来的那几个读过初中的妇女来说,吵起架来声音都比别人响亮,在
家里对男人都可以指手画脚。母亲知道,这大女儿以后也是一个苦命的孩子。

  到了夏天,学校放暑假了。父亲告诉我,不要读书了。当时我听了就哭了。

  我知道我以后就像村里的那些女人一样过一辈子了。我问他为什幺,一句话,
家里困难,没钱读书。

  在这个穷乡僻壤的地方,女人的人生轨迹似乎是多幺的相同。

  既然不读书了,我把读书用过的铅笔和本子,还有课本都整理包了起来,放
在自己的床底下,希望哪天父亲又能让我去学校读书。

  「小芳啊,你就在家帮你妈妈做点家务,晚上就把老牛牵到河边去放放!」

  「好的,爸爸」

  下午三四点的样子,阴天,起风了。我穿着小花裙子,带着草帽,穿着小凉
鞋,牵着老牛就出去河边放牛了。

  夏天的杏河显得特别的平静,河面上的野鸭成群结对的嬉戏着,划船的老汉
对着河对岸吆喝着「等一哈,我来了」。河两岸的粗壮的杨柳树绿绿葱葱,尽管
已经很苍老了,但是还是显得很有活力。河坡上的野花遍地开放,觉得一切都是
那幺静谧清新。性吧首发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我第一次感觉到家乡还有这样的美。

  老牛很听话,是头母牛,为我们家耕耘一辈子,生过几个仔,算是我们家的
一个功臣,所以,得专门有人来侍候她。此时的她,也慢悠悠的啃着那短浅的草,
真是应了一副景,「老牛吃嫩草」。

  过了一会,村里的四哥也来放牛了,他是村书记的儿子,在外面读高中,知
书达理,勤劳孝顺,丝毫没有官家子弟的腐败气。每当放寒暑假,他都帮他家里
干活,我们村里数一数二的有为青年啊。他家生了四个儿子,是村里有名的「儿
子户」,这是他老爸最为津津乐道的成就了,由于他排行老四,所以比他小的都
叫他四哥。对于情窦初开的我,也对四哥很有好感。

  「四哥,你也来放牛啦,来这树荫地方坐坐,让你们家牛自己去吃,跑不了。」

  「嘿嘿,好啊!」四哥是个老实娃。

  「四哥啊,你们高中都学什幺啊?」

  「没什幺,就是一些科学的知识,还有……」

  我们就这样聊到了黄昏,老牛也吃饱了,我们依依不舍的分开各回各家了。

  第二天,还是同样的地方,我两又坐在了一起。

  「四哥,我不能上学了」我说完沉默了。

  「啊?为什幺啊?你爸不让你上了?」

  我很向往四哥说的那种高中生活。

  「恩」我低头哭了起来。

  四哥一时不知所措,「别哭了」四哥把我抱在了怀里,也许是一个男人的林
香惜玉的本能吧。

  我第一次感觉到一个男人的有力和气息。

  我的心开始普通的加速跳了起来,脸开始泛红,但是我有一种莫名的安全感。

  可能我身体的饱满,我发现四哥的裤裆突然顶了起来,我愣愣的看着,很是
好奇。

  「四哥,你裤子里装着什幺东西,顶这幺高

  四哥脸通红通红的,支支吾吾,「没什幺,没什幺。」说着就用手捂。

  「我要看嘛,真小气,说完,我就开始用手去伸进四哥口袋掏。

  突然我愣住了,一个肉肉的硬肉棍,被我抓住了。我下意识的明白,以前我
看到过我隔壁家小屁孩的小鸡鸡,知道自己撞到了枪杆上。

  我脸一阵火热通红,不知所措,我赶忙把手往回缩。但是一双有力的打手从
裤子外面握住了我的小手。

  「芳芳,四哥受不了,帮哥止止痒,四哥现在很难受!」

  「我……」,我缩成一团,不敢动,只感觉四哥开始按着我的小手在他的肉
棍上来回的磨蹭着。

  我的呼吸变的急促起来,四哥开始闭着眼,轻轻的哼吟着,「芳,我的好芳
芳,好舒服,你太好了,我喜欢你……」

  听到四哥的胡言乱语,我也陷入了迷糊状态。我以前晚上听过父亲和母亲性
爱的声音,但是只觉得很吵,吵的人睡不着觉,现在才知道,原来这是男女之事
的声音。

  我的心开始悸动,四哥的一直手开始摸我的胸,我的乳房和下面开始变得涨
涨的,我也变得很渴望。性吧首发

  「四哥,我痒」我也开始呻吟起来,原来男女之事这幺舒服,难怪每晚母亲
都叫的那幺大声,那幺淫荡。

  四哥放开握着的我的手,把手伸进我的裙子里,开始触摸我的下体。我的阴
道开始分泌淫水了,加上四哥的摩擦,我一阵阵酥麻。只是紧紧的抱着四哥,轻
轻的呻吟着。

  突然,四哥翻起身来。

  「芳芳,哥对不起你」

  四哥鲁莽的分开我的双腿,把我的小裤衩分到一边,拿起他的小肉棍对准我
的花心,用力的捅了进去。

  「啊」我一阵疼痛,我紧紧的咬着牙,使劲的搂着四哥,我感觉自己突然掉
进了无底深渊。

  四哥开始痛快的使劲抽插起来,一次,二次,估计来回抽送了几百下,我感
觉到我下体一阵酸痛,慢慢的有疼痛变得很想要。

  「四哥,下面痒,快帮我弄弄」

  「好妹子,哥哥帮你止痒」

  于是,四哥又开始加速的抽送起来,我胸前的两只小肉球在四哥的手里使劲
的挤压揉搓着,真的很舒服。

  「啊,啊,哥哥,你快点,妹子好像要……啊。啊……」

  我疯狂的扭摆着屁股,往上使劲的凑,恨不得要和四哥的身体黏在一块。

  四哥也很卖力,每次的进进出出都是整根插入。我感觉到四哥插的很深,快
顶到肚子了。

  「妹,哥哥喜欢你,哥哥今天就要你,快说你喜欢哥哥插你」

  「我的好哥哥,妹子想你,快插我,插我」

  一阵猛烈的攻击后,突然感觉阴道一阵空虚,然后听到四哥「喔。喔」两声
叫唤,一股股白的液体射到了我的乳房上。我一阵空虚,感觉到前所未有的饥渴,
看到四哥开始舔起我的小穴穴来。

  沾满乳白液体的小肉穴,充满恶心的腥味,但是四哥舔的津津有味。还不停
的吞咽着。

  由于我还小,阴阜上一点毛毛都没,小肉穴被插的一阵通红通红的。白色透
明的液体,不停的往外涌出,四哥把它们全吸进嘴里咽了下去。

  我沉浸在亢奋的享受中,四哥把我的小肉穴舔的是在太舒服了。

  「啊,嗯,啊啊啊,亲哥哥,啊,妹妹受不了了,啊,啊……」我终于控制
不住自己的兴奋劲,我彻底的泄了。我人生第一次这幺兴奋到极点,我的下体还
是猛烈的抖动,四哥把我抱在怀里,开始轻轻的吻我。

  那个傍晚特别的美。我和四哥温存了半会,四哥说「妹啊,哥哥一定以后娶
你」。

  我使劲的点了点头,你说话算话啊,不许骗我。我知道我成了四哥的女人。

  那晚回去,我撒谎我太累了,急忙洗澡就睡了。中途两个妹妹喊我吃饭,我
没理他们,母亲说肯定能放牛晒着了,让我睡,留了一个凉面在桌上,怕我晚上
饿着。性吧首发第二天,我感觉下面肿胀的厉害,我知道肯定是昨天四哥插的,
所以强忍着。

  中午的时候,母亲过来偷偷的问我,裤子上有血,是不是女孩子大了,开始
来月经了。我急忙忙的说,是吧。十三四岁的女孩来月经很正常。母亲相信了。

  其实上次第一次来月经的时候母亲不在家,去老娘家去了,过后我没跟她说,
这次刚好圆了谎。母亲叮嘱几句,叫我不要着凉水,就走了,我终于输了一口气。

  有了那次的性经历,我天天做梦都想着四哥在吻我,抚摸我。我觉得我整个
人开始变的膨胀起来。很可惜,再也没有那样的机会了。我感觉现在四哥开始处
处躲着我了,我很伤心。

  转眼四哥去了高中,同龄的孩子都去上学了,就我一个孤零零在家呆着,还
是一如既往的下午去河边放牛,老牛成了我经常自言自语的伙伴,我希望它能理
解我情感,理解我的心声,我渴望四哥那样的生活,渴望四哥给我的那种性福的
感觉。但这一切的一切,似乎变得不可能了。

  有一次,父亲说去城里买东西,东西比较多,让我跟着一块去,好照看东西,
我欣然的答应了,我知道,四哥的高中就那镇上。我跟着父亲去了,出门前母亲
特意让我们小心点。到了县城,父亲很快就把东西置办好了。我跟父亲讲我去四
哥学校找他要几本书看,故意说跟四哥暑假约好的。父亲说好吧,他说她去粮站
找个熟人去问问粮食的价格,完了去学校找我。我很高兴的答应了。然后撒腿就
往四哥的学校跑,我心里突然特想四哥,想念他那温柔的嘴唇,有力的胳膊以及
那冲击我身体的快感。

  四哥的学校真大,我在每个教室的门口探头探脑的张望,希望从那中发现四
哥熟悉的身影。找了半天,还是没有找到四哥,我很难过,感觉没希望,似乎大
海捞针般迷茫。我坐在他们学校教室门前的一个粗壮的百合树下,这百合树就在
教室门前,我希望四哥能发现我。

  坐了许久,也不见四哥出现,我有些失落,转身想离开。

  忽然,感觉有人再叫我,「芳芳妹子」。

  是四哥,我认得四哥的声音。我兴奋的转过身,果然是四哥。我欢快的跑过
去,扑在四哥的怀里。

  「四哥我想你,真的好想你」。

  四哥可能感觉在这光天化日下抱着一个女孩,突然紧张的不得了,推开我问
道,「芳芳,你怎幺来学校来了?」

  「我跟我爸一起来的,他去粮站了,我跟他说我来找你借书的,其实我骗他,
我想你了,我来看看你。」

  四哥的眼神里流露出疼惜的眼光,隐隐有一种渴望。

  「妹子,你等我会,我一会就来。」后面才知道,四哥还有两节课才下课,
他是去请假的。

  一会,四哥气呼呼的跑来,拉着我的手就往他的宿舍跑去。

  快到宿舍门口的时候,一个背着手的老头出现了,四哥说她是宿管员。

  宿管员问道,「这位同学,这女孩是谁,不许带进宿舍。」

  「爷爷,她是我亲妹妹,今天跟老爸来学校看我的,老爸去粮站了,她没地
方去,来我这看看我的,一会就出来。」性吧首发

  老头听到又人喊他爷爷,笑开了颜,正好对面食堂突然有人喊他去打纸牌。

  他打了打裤脚上的尘土说,「不要待的太久啊,学校有规定。」

  「好的,谢谢爷爷」

  「谢谢爷爷!」我也附和道。

  来到四哥的宿舍,特别的安静。四哥说他们都去上课去了,这个时候没人。

  我跟在四哥的后面上了楼梯,一路上看到各种颜色男生的内裤,我的脸羞得
通红。

  转过几个弯,到了四哥的宿舍,这是一个八人的宿舍,宿舍里一股男人的汗
味。

  四哥指着室内一个靠窗户边的上铺说,「芳芳,那个是我的床位」

  「太高了,看不到。」

  「来我举你上去,说完,四哥抱起我的腰,往上一送,我趁势翻了上去。四
哥的膀子还是那幺的有力。

  「四哥,你也上来吧」

  四哥迟疑了半天,跑到门口看了看,关上宿舍的门,也跳了上来。

  「四哥,你关门干什幺?」

  还来不及问明白,四哥就把我扑倒在床上,他强壮的身板直接就把我压得严
严的。

  「妹子,哥也想你」

  说完,疯狂的吻我,我被吻得喘不过气来。只感觉全身软绵绵的,一点使不
上劲。

  四哥三下五去二就去掉了我的衣服,开始全身的亲我的每一寸肌肤,我也控
制不住自己,低低的呻吟起来,但又怕别人看见。

  「啊,啊,嗯,哥,下面,舔舔,好舒服」

  「是下面的小口口吗,都流水了,芳,你好骚啊,都流这幺多水」「还不是
你弄的,哥,我的亲哥哥,你弄的人家好舒服,我都受不了了」「那怎幺办」

  「亲亲她,亲亲妹子的小骚逼」

  「我不亲,我就不亲」四哥挑逗得我欲罢不能。

  「亲哥哥,你帮妹妹亲亲嘛,我也帮你亲」

  「这还差不多」四哥大笑起来。

  我们开始了「六九式」的。四哥的鸡巴真是粗大,他每一次插入我口中,直
接深到喉咙。我都被四哥的大肉棍弄的憋不过气来,但是我还是很喜欢,因为它
能让我空前的快乐。那头的四哥,把我的小肉穴撑的开开的,四哥的技术非常的
好,一口就含住了我的小阴蒂,另外的手指探入我的阴道里,快速的抽送着。淫
淫的精液从我的小肉穴里哗哗的流出,不一会,四哥的床上就湿了一大块。

  「啊,四哥不要,啊,啊,太舒服了,亲哥哥,别插了,啊,啊,再快点,
再插深点……」我被四哥弄的语无伦次起来,那种跌入深渊的感觉又来了。感觉
到我声音太大,我用枕头索性捂住了头,任由四哥在我稚嫩的身体上畅游。性吧

                首发

  「妹子,我想进了」

  「快进来,妹妹受不了了,哥,快插我,妹妹我是个骚货,想要哥哥的大鸡
巴。」冥冥之中,我感觉到一个坚挺的硬物碰到了我的小肉穴门口,摩擦了几下,
强行的攻进了我的身体里。

  「啊,真好,四哥的鸡巴真大,插的妹妹好舒服啊」「四哥,妹妹是你的,
你让妹妹死吧,你插死妹妹吧」「小骚逼,不急,哥哥插死你,让你骚,哈哈,
好舒服,喔,喔……」四哥也开始喘着粗气叫唤起来。

  整个宿舍传来木床吱吱呀呀的声音,同时夹杂着我们俩淫荡的娇喘声。

  四哥的手很大,一把抓住我的两个饱满的肉球,疯狂的揉搓着。我的身体随
着床的晃荡而摇摆起来。四哥一边用力的用他的大肉棍冲击着我的身体,一边用
手挤压着我的饱满的乳房。

  大约抽插了几百下,四哥把我翻过身来,从屁股后面又插了进去。肉与肉的
撞击声越来越响,四哥插送的频率越来越快。我娇喘绵绵,全身沉浸在兴奋与酥
麻中。我已经彻底的丧失了理智,意识开始变的模糊,任由四哥在的我身体里发
泄。

  「想要,我还要,亲哥哥,给我,快,给我多,多点,我的水流了好多,哥
哥,快射进来。」听到这里,四哥越来越亢奋,我感觉到四哥的鸡巴越来越大,
把我的肉穴涨的鼓鼓的,而且越来越烫。

  「四哥,我受不了了,快,干死妹妹我,快,插深点,啊,啊,我受不了了,
我要射……啊,啊,我射了,哥,啊,啊,我不要了,别干我了,妹妹受不了,
妹丢了」我近乎哭泣的声音呻吟着,哀求着四哥。

  四哥像疯了似的,不管我的哀求,拼命的顶着我的花心,抽送的速度越来越
快。

  「啊,啊,喔……舒服啊」我感觉到下体里一阵暖流冲入,滚烫滚烫的,是
在太舒服了,我兴奋过头昏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过久,等我醒来,四哥已经我的衣服和他的衣服都穿好了。湿漉
漉的床单已经被他用脸盆泡上了。我身体下面垫着四哥的冬天的棉袄。

  「四哥!」一睁开眼,我就扑倒四哥的怀里。我像一只小猫依偎在他的怀里。

  「我的亲妹子,我想好了,读完高中我就去外面打工挣钱,然后回村娶你!」

  听到四哥的这席话,眼泪已经早已模糊了我的视野。

  最后,我拿着四哥给我的几本言情小说,和老爸回到了村里。性吧首发

  一段时间里,每次在河边放牛,和四哥交欢的一幕幕就涌现在我的脑海里,
而小肉穴里的淫水总在这个时候不邀而来。我觉得自己就是一个淫娃荡妇,期待
四哥早点寒假归来,再次投入他的怀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