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意淫强奸 > 正文

梧桐细雨 第三集第七章

作者:admin人气:1718来源:




            第三集第七章双龙戏珠
  六神无主是形容倪萍现在状态的最好写照,那个煞星竟然下得了那手段,女
人的如意算盘被打乱了。本来以为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情况再怎么糟糕,
凭自己的姿色,也能耍得他团团转,再不然,他也会有一点于心不安。那天他走
得很干脆,走得很坚决,一点也没软弱的样子。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他为什么
要来搞我?我该怎么做呢?那死鬼又忙着做威做福去了,他做梦都梦做赶快开学,
告诉他吧?只怕换来更多的白眼和冷落。那不争气的儿子也太奶声奶气了。
  天意弄人,想当初,自己是如何的得意。千金小姐,含着金匙长大,虽说当
初跟史仁结婚也确实是看中他的" 姿色" ,但他不也是图自己的身家吗?现在倒
好,老爷子去了,他得到了自己想要的,自己呢?一个过气的昔日黄花。可老天
却偏偏不让她独善其身,现在还出这么一档子事,自己无依无靠,怕是任凭他人
欺负了。
  何莉兰那骚狐狸怎么就那么滋润,还生了那么一个王八儿子。想到大胖,她
现在都觉得胯下发麻,花心酥酥的,屁眼现在还热热的,上了几天的药,那伤口
总算是痊愈了。这几天真是生不如死,明里得瞒着那对混蛋父子,暗里,还得提
防楼道里会不会跑出一个人来。因为她有种直觉,大胖是不会就此罢休的。
  这几天都没看到那个混混,她自信自己无法抵抗那个大块头的暴力,但她也
不是傻子,上次的闷亏算是吃了,无凭无据,说他强奸自己怕是没几人个人相信,
怀疑自己骗奸的人倒大有人在。所以,她特地去买了一台数码DVD,放在一个
隐秘的地方,而那张沙发恰恰是罪案现场。
  女人痴痴地坐在沙发上,这几天的意外彻底打乱了她的节奏,几天前自己不
还正忙着健美,现在倒好,不用健身,光是焦虑,自己就减了几斤。还有那沙发,
自己现在都貌似还能闻到上面的气味,那次狂乱的交合已经深深地烙入了女人的
思想里。
  下午六点了,自己竟然无法找到一个能够和自己谈话的对象,哪怕是一个聆
听倾诉的人也没。晚饭自己一个人吃,那对父子怕是又出去花天酒地了,周末,
是那些风流砸碎的假日。
  就在这时候,“嘭嘭嘭”的敲门声响起来了。这时候还有谁会来?
  女人带着一丝狐疑,随手抓起一件披肩披在身上,虽没做健身,她却是一声
健美的打扮。
  “啊”女人透过猫眼看出去,差点叫了出来,是那煞星,他终于又来了。女
人提着的心终于放下来,不知道是应了自己的猜测还是心中本来就有一丝期盼。
  “吱呀”一声,女人还是把门打开了,演戏,是每个女人与生俱来的天赋。
她一脸的怒意,“你又来干什么?小心我报警。”
  大胖并没有回答她,而是顺手把门关上,径直走到那沙发旁,坐了下来。
  “说啊,你到底想干什么?”沉默让女人心里凉咻咻的。
  “也没什么,上来给阿姨认个错。”
  该来的还是要来,这几天心神不宁,怕等的也就是这一刻吧。倪萍出乎意料
的淡定,“认个错就行了吗?我哪里招你了?”即使是质问,她的口气也不敢太
硬,因为更猛烈的狂风暴雨可能会来临。
  “怪只怪你生错了一块肉,你生块叉烧也比那兔崽子好。”大胖心顺气闲。
  “你说什么!别以为你长得个头大就随便欺负人,你还是不是男人?”女人
说到最后已经带哭腔。
  “是不是男人想必那天你也领教到了,是不是还要再领教一下?子债母还,
说得过去吧?”
  “你这个畜牲~ !我要报警抓你…”女人当然也明白空口无凭的说法,但此
时的她已经心慌意乱,随即到来的暴风雨有多猛烈她不知道,她完全无法按照预
定的想法去实施。是要激怒他继续糟蹋自己还是尽量别逼他?藏着的那个DVD
还开着吗?要是出现故障怎么办?他要是真的动粗我该怎么办?难道就这样算了?
……
  大胖得意地看着女人,平时里那个刁蛮的邻居阿姨不见了,有的只是一朵成
熟的雨后海棠,奶子真他妈的大,还有,成熟的肉体原来也别有风味阿。
  “你快滚,我不想再见到你,再不走我真的报警了。”女人还在装腔作势/
  大胖也不答话,只是眼睁睁地看着前面这个熟妇,看来健身还是有效果的,
几天的强度运动已经削掉多余的肥肉。黑色的紧身健美裤兜着丰满的丰臀,光看
着就让大胖雄起了。女人看起来也就三十多岁嘛,正是成熟的好季节。
  对方的色色的眼光仿佛看透了自己的这身衣服,倪萍甚至觉得自己下面已经
湿了,痒痒的,透着点空虚。这该死的紧身衣服简直就像没有一样,自己有点走
形的大乳房虽然大,但很明显,还是有点下垂的痕迹。自己最满意的还是屁股,
肉感十足,自己洗澡的时候都忍不住揉摸。
  “想什么呢?过来啊?”大胖很满意女人的反应,这证明女人已经失去了防
抗的能力,正好从了自己今晚的计划。
  女人突然惊醒,她为自己刚才自己的胡思乱想感到汗颜色,自己难道就这么
淫荡吗?面对着一个小辈,竟然连这种丑都出。盲目地走过去,顺从地坐下去,
她一直在麻痹自己,这是在演戏,在演戏。
  大胖那个只大手攀在女人的左乳上,享受手里柔柔的肉感,满手的乳肉甚至
有从指缝中溢出的假象,可见女人的乳房有多硕大。女人的眼神很奇特,当中有
仇恨,有不甘,有茫然,又绝望,也有些许的顺从。
  女人瞪着大胖,如果眼神可以杀人,她足足杀了他一百次,她不敢开口,怕
泄露了那个隐蔽的地方,因为她无法把握自己的思想,现在,自己的乳房传来的
刺激足以打乱她的言语,所以,她只能强忍住快感和那些呻吟,用卫生眼鄙视这
个畜牲。
  隔着衣服已经无法满足大胖的需要,手掌的温柔已燃起他心里的欲望,骚动,
胀热,他要强烈的发泄。双手搙弄了一下女人微微发胖的小腹,软软的有点腻手,
向上,黑色的束胸被大手一提,两团雪白的东西猛得跳出来,来势凶凶。大胖看
着那两个大奶头,就再也忍不住,一手一只托着乳根,嘴巴凑上去,一下子把女
人的奶头吞了进去。他吞得很用力,奶头都被他吞了一小半,大半个乳房覆在他
脸上,有点窒息的感觉。半晌,大胖爽爽地抬起头,深深吸了一口气,“真他妈
的爽,可惜没奶水。”
  女人听了,耳根都红了,看看自己的乳房,被含得那只都是这畜牲的口水,
水亮水亮的,肉丘上一颗大葡萄很明显地凸了出来。她感觉到体腔里一麻,赶紧
夹稳。
  大胖如没见过奶子的野孩子一样,扑在女人那对大乳房上戏耍。黑色的束胸
被他推到女人头上,女人看到他邪恶的一笑,接着天就黑了。
  “放开我,你干什么?”发现大胖用束胸绑着自己的眼睛,她吓坏了,黑乎
乎的,更助长了恐惧。
  “没干什么,让你的感觉再强烈一点,嘿嘿”大胖把女人压在沙发上,面朝
上,右手用力甩了一下女人的乳房,啪的一声,雪丘上出现一个五指印,“别闹,
再闹连你的手都绑起来。”恐吓了一下,他就又扑进肉堆里快活去了。
  大胖硬得下面发疼,乳房虽大,却也不是解决的办法,他甚至有点色急,褪
下女人的热裤,把她双腿一往胸前一压,右手拉开拉链,把青龙放出来,捂了两
下,然后在女人阴部胡乱摸了一下,就挺身进洞。
  “扑哧扑哧”夹杂着" 啪啪" 的肉身此起彼伏,大胖心里那团火越烧越旺,
低下松软的肉穴无法满足他发泄的欲望,所以他拼了命地挺动,得空还在女人的
大肉团上用力地抓一下。
  女人双脚压在自己的胸前,肺里的空气有点不够用,加上下面的快感连连,
所以,她再也不能保持矜持,偷偷地哼两下,发现更加舒爽,就再也控制不住,
嗯嗯连连。
  感觉到女人的情动,大胖反而没了那股冲动,他就是那股贱样,见不得被他
修理的人快活。拔出肉棒,在女人阴唇上拍了一下,“起来,转个身”
  女人仿佛一具木偶,已经言听计从,下面的空虚驱使着她的行动,她听话地
爬起来,然后跪趴在沙发上,头部深深地埋进沙发里,妄想学那沙漠里的鸵鸟,
躲避自己心里的鬼。
  “啪”大胖右手大力地拍了一下女人的屁股,在上面留下自己的痕迹。他比
较喜欢居高临下的感觉,所以狗趴式很是让他满足,这样,他就可以主宰她的一
切。
  他把右手的食指和中指放进嘴里含了一下,然后就伸进女人阴道里,去抠挖,
虽然成熟的女人水很多,但他的手指也需要满足。女人低下的嫩肉挤压着外来的
入侵者,偶尔还蠕动一下。女人的嫩穴受不了他大力的扣挖,不断地分泌淫液,
大量的黏液顺着体腔流到阴道口,湿了他的手指。
  大胖戏谑地抽出手指,晶莹的液体顺着指尖滴下来,格外淫秽。“张开嘴巴。”
大胖的命令毋庸反抗。
  女人眼睛看不到东西,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只能张开嘴巴。待到嘴里含着两
根湿湿的手指,咸咸的,带着点骚味,立刻想到刚才在自己底下作怪的两根手指。
“呜呜呜…不要…。”女人摇着头,小嘴紧抿,试图把那手指驱逐出去。
  大胖当然不会让她如愿,,强硬地压着她的舌头,甚至塞进了女人的喉口扣
挖,看到女人作势要呕吐才把手拿出来,末了,还在她脸蛋上把液体擦拭干净。
  女人心里百味杂呈,眼泪无声地又落了,自己这样子算什么,怕是比街上的
流莺还下贱。下体传来的快感依旧,只是长时间的讨伐让那嫩肉有点麻木。
  “嘭嘭嘭”突然传来一阵敲门声。
  怎么会有人?他们今晚不会回来的啊?是谁?“停下…啊…不…”刚才身后
的大胖并没有停下,他挺得更大力了,一下子触到女人花心,她赶紧捂住嘴巴,
生怕门外的人听到。
  “啊,你干什么?快放我下来,不…不要…”女人感觉自己双脚腾空,一手
大手搂住自己的双脚,而自己的全身重力就集中在了下力,他的大棒顶得更加深
入,噗哧噗嗤不绝于耳。
  他在走动,女人有种腾云驾雾的错觉,没了视觉让女人的下体感觉更加灵敏,
粗大的阴茎撑着女人的身体做着活塞运动,它的热量,掩盖不了下体传来的阵阵
凉风。“不要啊,求求你,不要…呜…。”女人当然知道他要做什么,仿佛自己
的裸体已经暴露在外一样,门口传来的色色眼光已经透过门,把自己亵渎个够。
子宫一阵抽搐,一股热量再也忍不住,喷洒在肉柱顶端。
  大胖紧紧抱着颤动的女人,他紧锁精关,忍着龟头强烈的冲击,欣赏着怀里
女人的动情地表现。大胖觉得自己的肉棒都快涨暴了,手部用力,把女人使劲地
往下压,仿佛要把她顶穿。
  门开了,外面带进了一阵凉风,看着门外的小飞,大胖再也忍不住心里的快
意,“操!”阴茎有力地挺了十来下,噗哧噗嗤,精华都喷进了女人的体腔。
  小飞看着大胖怀里的女人,准确地说,是看着她的下体,略微红肿的大阴唇
含着一根青色肉棒,里面正不停地冒出白色泡沫,液体滴嗒嗒地顺着大胖阳根,
流到精囊,流到大腿,再滴到地上。
  女人娇媚的脸蛋儿红彤彤的,小嘴微张,口水顺着嘴角溢了出来,眼睛蒙着
黑布看不出什么异样,不过看到桃红的裸体,还有不停打着摆子的她,就知道她
现在一定很爽快。
  “操,把我晾在外面,就为了看你打炮?”小飞压低声音,眼前的春宫很有
诱惑力,他觉得下面很硬,这几天的烦恼没处发泄,还真有点不痛快。
  “嘿嘿,哥哥我不是给你打了保票吗?”大胖咧着嘴,抱着女人走到沙发边,
把女人外上面一扔,“喏,这就是死人他妈,有仇报仇。”
  小飞并不是那种热血青年,他当然也知道现在这种情况意味着什么,然而生
活就是这样子,你心里不想,并不意味着你不会做。换做别的女人,她或许不想,
但史仁的亲戚,他做梦都想上,更何况眼前的女人成熟的胴体很是养眼。
  “呜呜…”大胖把粘着白色淫液的疲软肉胖塞到女人嘴里,女人摇着头,嘴
角溢出白色的精液。很快,大胖的肉棒又硬了,他做恶地往女人喉咙里塞,弄得
女人咳嗽几声。
  “还墨迹什么,快来。”
  赤条的小飞也再没了顾及,他心里那团火已经燃烧。铁柱般的大白龙扑哧一
声,从后面插入了女人的阴道。
  “啊~ !”虽然阴道里有大量的精液滋润,但小飞的肉棒还是很大,女人有
点受不了,赶紧把双手伸到后面,想要阻止后面的攻击。然而,她忘记了前面的
大胖,大胖趁机向前一挺,龟头一下子闯进了女人喉咙。
  “呜”女人一阵窒息,清泪又流,甚至鼻涕都喷了出来,后面的小飞见状,
双手捧住她的屁股,深深地顶了进去,龟头顶在一团棉花上,又若得女人一声娇
呼。
  倪萍眼睛无法看到身后的人是谁,只觉得他次次都顶在自己的花心上,子宫
都被他撞得发麻,此时受罪远远大于销售。他到底是谁?怎么这么有力,这么大,
这么长…
  女人全身的感觉仿佛只剩下了嘴巴和下体,脑袋一片空白,她完全无法控制
自己的思想,呻吟声,叫喊声不绝于耳,是爽快是享受,她无从得知,她只知道
现在自己仿佛就像在天上,全身暖烘烘的。
  女人不知道自己泄了多少次,她醒过来,又晕了过去。当她再次醒来的时候,
她发现自己可以看到东西了,自己正被两人人夹着,身下是一个俊俏的小伙子,
他长得很帅气,有种很特别的气质。
  “你是谁?”连自己前后两个洞都失守都不关心,她只想知道这人是谁,刚
才身后的人是他吧,咋一看到,她竟然有种轻松的感觉。
  “啪!”大胖狠狠地在她屁股上甩了一巴掌,力度很大,女人屁股红彤彤的,
屁股花荡着,很是诱人。再一看女人下体,更是一幅经典景象。只见青白两条大
龙正各自在一个穴口上进出,白龙大而粗,女人阴唇仿佛完全吸纳不了,大阴唇
随着它的进出不段地被挤压变形,当中还带出大量的淫液。而青龙则把女人的菊
花都撑平了,一用力,整根都塞了进去,次次深入深出。
  女人哪受得了这种阵势,当阴道里的龟头有力地一顶,那一顶仿佛挤进了自
己的子宫里面,她再也忍不住,子宫又是一紧,这次很强烈,连续喷了五六次,
她再次晕了过去。
  刚才到女人肛道强有力的挤压,仿佛一只小手紧握,大胖再不吝啬,再度喷
洒,把精液都洒进了女人的大肠。小飞依旧在挺动,像这种强势的性交,他全身
还是充满干劲,女人温热的花心吮吸很有力,他忍不住把昏迷的女人仰面放在沙
发上,拔出油亮的肉棒,在女人阴蒂上摩擦了几下,然后塞进女人菊花。大龟头
挤了进去,挤出一摊白色淫液。
  真紧,原来走后门是这种感觉,趁着女人高潮未退,肛道还在不停蠕动的势
头,他次次大力,几乎全根尽入,挺动了百来下,怕身下的女人实在挺不住,便
再也不忍,拔出白龙,右手捂弄了几下,马眼射出一条白线,哗啦,一摊精华全
洒在了中年美妇的脸上,胸部,还有肚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