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古典武侠 > 正文

戴亚思想控制指环

作者:admin人气:995来源:

  今天是停车场最后一天营业,宗泽吐了口口水在地上,表达自己的不满,但始终奈何不了现实。中五毕业后,他做过写字楼助理,仓务员,打字员等,但都做得不长;现在来到新界北这个晒得要命的露天停车场当管理员,算是轻省的了;但不幸地,政府上个月宣布把地收回再发展,停车场到今天要关门了。
  “他妈的!老天爷是要玩弄我吗?”宗泽愤恨的在停车场的烂地上踱步,尽最后的努力及期望,希望捡拾到任何可以卖钱的东西去变卖。行着行着,他发现了一枚金色的戒指。把戒指拿起,上面有一点点花纹,和刻有”Ada”的字样,看来像是首饰来的。“还好行个尾运…不过这东西有点哑色,似乎也不太名贵。”宗泽一面想,一面用衣袖去拭擦戒指。
  这个时间,宗泽留意到对面街的中学放午饭了;那中学叫遵道中学,是一所band5的学校,没有什麽东西好,最好就是那些女学生。现在是四月天,天气正慢慢回暖,那间遵道女学生都是穿水手服的,上面是白色的衬衫,下面是粉红色的百摺裙,一群女学生中,十个有八个都是超短的迷你裙;看着她们校服也掩藏不了已发育的身体,宗泽吞了吞口水。
  一面下意识擦着戒指,宗泽一面心想:如果有学生妹来这个空旷停车场食lunch就好了。望着那些白滑的小腿,宗泽开始意淫的妄想起来。奇怪的是,其中一名独个儿行着的女学生,忽然走过了马路,进入这露天停车场来。宗泽感觉很不可思异,只见那女学生随便找了张破长椅,从书包中拿出一早买好的三文治及果汁,自顾自吃了起来,完全无视宗泽的存在!宗泽慢慢行到她身前,她也没有理会,优闲的吃着三文治。宗泽感觉到手中的戒指有点热,好像放射出某种能量似的–难度是它的原故?宗泽想了想,决定试验一下;他把戒指好好套上左手的食指,望着那女学生,开始想:今天很热,热得很…女学生面上出现一些汗珠,跟着豪不犹疑的开始解上衣的钮扣;解了一粒,两粒,三粒,女学生的bra已经清楚可见,但她好像完全不理会站在她面前的宗泽,随手拉松了领口,令嫩白的乳沟也露了出太神奇了!宗泽不知道是热还是紧张,一头都是汗;他望了望四周,对面马路遵道的学生已经四散,这露天停车场附近无瓦遮头,没有人在附近行。维持心快要跳出口腔的状况,宗泽站到女学生的跟前,慢慢拉下牛仔裤的拉练,掏出八寸长的大家伙,同时心想:很热,有雪条吃就好了,你面前那条,其实是雪条来的。
  宗泽想到这里时,女学生没有半分犹疑,即时张口,俯身前倾,一口含着了宗泽的分身。那温暖而湿源的感觉,令宗泽怀疑是不是做梦;女学生更用手托着宗泽小弟弟的根部,一套一套的舐着…可是正当宗泽感觉灵魂要飘起来时,命根子忽然传来极痛!原来女学生一口咬了下去!Shit!太差劲的吃雪条习惯了!宗泽急忙把阳具抽出,幸好只痛不伤,没有咬破皮;宗泽忙用思想叫女学生离开,自己再小心检查一次,肯定胯下工具没有损坏,才松了一口气。
  这一下,宗泽知道他捡到了宝,以后有得乐了。
  下午,宗泽回到家中,老爸及妹妹子玲都不在;宗泽打开电视,一面幻想可以用戒指来干什麽时,有人按铃。原来是思欣,子玲的好朋友,来找妹妹的。知道子玲不在,思欣用鄙视的眼光瞪了宗泽一眼,正要告辞,忽然不知道为什麽,入了屋,在客厅的沙发坐下来。这当然是宗泽的杰作,他认定这是上天给他试验戒指的好机会,一抹邪恶的笑容浮现他脸上。
  思欣面圆圆的,眼睛水灵,头发是长长的;她看来刚放学,玫瑰书院的旗袍遮掩了她的身段,她的皮肤比较白,不算很高大,但颇为苗条;按宗泽的估计,她的三围应该是33-25-34,胸部可能是A或B,从外表不太看得出;其实好几次思欣上来找子玲时,宗泽已经生滋猫入眼了,谁叫他既没有女友,更没有女人缘呢。每次思欣出现,宗泽都对她上下打量,他的目光好像要脱她衣服似的,因此思欣很讨厌他;现在这样二人独处一室,是前所未有的。
  宗泽行入厨房,出来时笑着说:“思欣,别呆等,来喝罐啤酒吧。”思欣想拒绝,但不知道为什麽,忽然心里面觉得是很好的主意,便答:“给我来一罐。”宗泽打开了一罐啤酒,递给思欣–但未递到时,他手一滑,那罐啤酒掉落,溅了思欣一身!
  思欣即时站了起来,但连她自己也感觉到不可思异,她并不是很愤怒,反之她跟宗泽说:“我全身都湿了,借浴室给我洗一洗,可以吗?”宗泽故作绅士的带她到浴室去。关门前,思欣说:“你拿一件子玲的TShirt给我好吗?”跟着关了浴室的门,没有上锁,便脱起衣服来。


  思欣内心总觉得有点不对劲,但是是那里不对又说不出来。她脱下校服,开了水龙头,开始洗起来。这时浴室的门打开,宗泽闯了入来!“啊!”思欣本能地尖叫,顺手拉起透明的浴帘企图遮着身子。
  别叫。你不是叫我拿TShirt给你的吗?”宗泽把手上的TShirt挂了在门后,又说:“其实我刚才也溅到,不如一起洗一洗,节省时间又节省水。”思欣奇怪自己为什麽会叫他拿TShirt,更奇怪自己这时竟然说”好的,一起洗吧。”
  这家伙可是很色狼哦…思欣忽然又觉得,很色狼又不怎麽样,反正自己又不是处女,便宜他一两下又何妨?於是没有阻止宗潭脱光衣服,踏进水龙头下一起洗;可是浴室地方有限,两人少不免互相揩碰起来。“不如我站在你后面洗,这样你会洗得乾净一点。”宗泽的这个奇怪提议,思欣想也不想便同意;很快她感觉到自己的后腰有一根热热的硬物不住的顶着自己,早经人事的她,知道是什麽事,不禁面红起来,但奇怪的是,她完全不觉得要斥责宗泽。
  其实由进入浴室开始,宗泽的龙根已经全面勃起,当站到思欣身后时,很自然把不安的分身紧贴前面的可人儿。见一切顺利,宗泽不安份的把身体靠到了思欣的玉背,小弟弟乘机滑到她的股沟上,来来回回的揩油。摩擦了好一会,思欣心里面忽然对宗泽大大怜悯;她转过身来,说:“你谷成这样,很辛苦的,我替你消消火吧。”也不等索泽反应,她就在水龙头底下跪下了,慢慢用手套弄宗泽的阴茎。
  如是者套弄了近十分钟,对宗泽来说已经是难得的享受了;他心下一紧,知道是时候了,意念一动,思欣张开小口,套上宗泽的鸡巴,跟着索泽精关一紧,在她口中射出大量的精液!思欣不知为何自己会如此做,因为就算男友苦苦衮求,她也不会给他’口爆’的;但现在她不但任他在口内发射,而且张大喉咙,拼命的把宗泽的精子吞咽下肚,好像那是很美味似的–说也奇怪,思欣又不知为何感觉精液是很好吃的东西。
  发泄过后,宗泽一把推开了思欣,抛下了一句”你慢慢洗吧”便离开浴室,回到自己的房间。在不明白自己的反常行为何来之下,思欣惶恐的急急洗了洗,也没等校服琼乾,急忙穿上便走了。
  宗泽得到暂时的满足后,睡到床上,心里开始想,既然我有超能力,就应该先去享用全世界的美女,还是先统治世界?想着想着,父亲及妹妹都回来了。宗泽决定先控制他俩,於是起来,到客厅,摸着戒指,心里面吩咐他们坐下;但他们各有各忙,没有理他。奇怪了,难道戒指已失效?精彩尽在宗泽先入到厨房,对着父亲想:咬着拖鞋煮饭。果然老爸炒菜的手停了下来,除了脚上的拖鞋,咬在口中,继续炒菜。宗泽回到厅,再叫妹妹把眼镜放入正在喝的果汁中,她也照做如仪。
  反覆试验十几次后,连墙角的蟑螂也试过后,宗泽知道了戒指的极限:第一,控制的对象一定要是生物,而且一定是在自己视妓范围内的才有效;第二,虽然被控制的对象无论思想及纙辑都可以任意被歪曲,但没有指定的地方/细节会跟回对象自身的喜好;第三,被控制的对象无法突破自己的物理限制,好像深近视的子玲脱下眼镜后,有很多动作都因为她看不清楚而失败,叫老爸去睡觉,他未能即时便睡着;第四,虽然对象被控制时完全不觉得有异,但事后会有怀疑,而旁观者更会提出疑问;第五,也是最重要一点,任何时候,戒指只能控制着一个人。
  分析清楚后,宗泽觉得要用这戒指去影响全世界太麻烦了…眼前最好的用途,都是用来满足自己下半身的欲望。他简单计划了明天的行程之后,便满意地去睡了。
  第二天。
  因为失业了,宗泽睡到日上三竿才起来;老爸和妹妹已经出门了,宗泽梳洗一下,戴上神奇的戒指,出门去。
  无聊的索泽,坐上了地铁,一路留意有没有美女在车上;虽然不是上班高峰时间,但地铁的人仍然很多;宗泽想既然能随心所欲,当然要选好一点的,如是者他乘了两个圈,终於发现了目标物。那是一名年约二十的女性,长发是电曲了的,化妆不轻,身材不俗,估计有34B-23-35,个子不高,穿着一件低U位蓝色TShirt,下身一条牛仔裤,拿着个简单的手袋。她在旺角站下了车,宗泽一面跟着她,一面看着她行路时扭动的臀部,吹起口哨来。
  宗泽未想到如何对付她时,一路看着她出了地面,入了新之城商场;跟着她,一路上到二楼,只见她在某个铺位前蹲下来,用锁匙开门。原来是个sales妹。宗泽见这时商场人流还不多,很多铺位都是刚刚开门,心下已经决定要怎样做。


  宗泽趁sales妹进铺时行到门前,sales妹回头一望,呆了一呆,跟着开门给他进入。他入去后,sales妹再在里面把门锁上,然后行到铺内较入一点的地方。宗潭好整以暇的坐到柜台后面,那柜台后面是铺内惟一玻璃门直望不到的地方,但柜台只有半身高,宗潭坐到纸箱上,胸口以上还是在柜台台面以上。
  Sales妹面无表情的行近,好像囚犯一般开口说:“我叫若琳,今年十九岁,不是处女,有口交经验。这间铺只有我一个看铺,老板是男的,他星期日才会出现。这商场有很多靓sales妹,我大部份都认识,一会儿写铺位名单给你。”说到这里,若琳跪在地上,柜台刚刚好把她遮着;她脱下上衣,再把pushupbra及软垫除下–软垫?宗泽不惊反喜,除下软垫的若琳,看来只有32B,正好是宗泽的favor.
  宗泽一见若琳的’真身’,即时兴奋起来,马上解开裤头钮,拉下裤链,抽出他的八寸阳根。若琳温柔的给予抚摸,然后慢慢把它纳入口中,开始’吞吞吐吐’的动作。若琳明显一向有服侍男友的习惯,动作细心而且恰到好处,宗泽只觉得好像入了桃源洞一般,快感一波又一波的涌来;若琳的口套不尽整条巨龙,但她的舌尖在转在舐,给予的刺激一点也不轻,她双手细心的揉着他的春袋,令他更加舒服。
  若琳细心的含着,吮着,弄了近半小时后,宗泽终於忍不住,双手按着若琳的头,对着她的口猛力抽插;快感一路路往上昇,宗泽无视若琳面孔涨红,像是要窒息的样子,插呀插,最后终於把精华都射进她的口内。给我全数吞下去,宗泽心想,同时享受她面上流露出的辛苦样子。吞咽完毕,宗泽再叫她仔细用口替小弟弟清洁一遍,然后满意地放开她,让她好好的喘口气。
  过了一会,把名单写了给宗泽后,若琳穿回了上衣,开门送宗泽出去。按着名单,宗泽逐间铺去行;一来刚刚发泄完,肉欲急降,二来大部份sales妹都姿色平平,引不起宗潭的兴趣;直至行到三楼狄生鞋店时,宗泽的兴趣来了。鞋店的店员有两位,其中一位一看就知道是中途裰学的年轻女孩子,看起来不大;她穿着一件黑色的背心,虽然不是很暴露,但手臂及颈部的肌肤看起来很嫩滑;下身是一条窄身三个骨裤,低腰设计,每次蹲下来总有一点’风景’跑出来,刹是好看。
  宗泽进入狄生鞋店,用思想控制黑背心过来服务他;她胸口的名牌写着”Amanda”,在宗泽要求下,不停提供一对又一对的鞋子给他试穿;每一次俯身换鞋时,Amanda都毫不啬惜的大大向前倾,宗泽每次都可以清楚看到她的两个快要跑出来的半球,而她蹲下时腰间的风光及一截美美的股沟都会给宗泽看得一清二楚,可是Amanda不但不介意,还很用心服务。这样看及玩,虽然没得抽水,但乐趣不少,宗泽也启发出戒指的新用法了。
  心满意足的欣赏够Amanda的春光,宗潭到地库的机铺去。他行了一圈,发现有一名打扮入时的妙龄少女正在玩拍子机;跳得热呼呼的她没有穿外套,一件黄色背心紧贴她身上,突显她的曲线;她下身是一条黑色的短裙,足上是一对皮靴,头发染了一大片紫色,眼睫毛长长的,虽然说不上非常漂亮,但看来相当吸引。她完成了一局游戏后,宗泽正想思想控制她时,有两名飞仔行到她身旁谈笑,看来是认识的,宗泽想,如何可以在另外两人不干扰下去把玩这少女?
  想了一想,宗泽已有方案;一对情侣行过三人身旁时,其中一名飞仔伸手摸了摸那女的的臀部,那女的尖叫一声,她的大只男友即时质问飞仔:“你一定是不想活了,够胆索我条女油?”飞仔用嚣张的口吻说:“是又怎样?”另一名飞仔踏前半步,本来是想劝解的,但忽然改变态度,一拳向大只佬打去!被打的大只佬怒火中烧,出拳回敬,三人便打起上来;紫发少女惶恐的退后数步,宗泽正好控制着她,把她带离开机铺。
  去那里好呢?宗泽本想跟少女去开房,但摸一摸自己钱包,只得数十元,要是去最下价那些时钟,又觉得难为了自己。在意念控制下,紫发少女取出了自己的钱包,递给宗泽,宗泽仔细看看,有数百元,够了;跟着顺手取出身分证,陈丽明,很俗的名字…但既然随时可以食到免费餐,为何要去开房犯险?
  於是宗泽半拖半抱的,一面抽着水,一面挟着她上了楼上的卞拉ok.入了房,例牌调暗了灯光,宗泽开始仔细检查丽明。唔,不错,上围饱满有弹性,触手感觉柔软,估计有35B;拉起短裙探索,虽然明显曾经被开恳,但不算太松;上上下下,来回摷了好一会,丽明开始有点湿,口中也发出呻吟声来。宗泽发现他控制了对象不反抗不逃跑不叫救命,但原来身体的正常反应是存在的,真是好玩。


  这时有侍应送饮品进来,宗泽发现原来这名女侍应原来长得相当好看,心念一动,丽明突然发现自己不知为何来到卞拉ok中,惊惶下站了起来。宗泽心想:你,现在去坐地铁去落马洲。於是丽明也不管为什麽之前坐在宗泽怀中,也没有追问/寻找两名朋友的下落,行出房,离开卞拉ok,乘地铁去。这一切只发生在十秒之间,女侍应放下了饮品,正想离开房间时,忽然呆了一呆,转过头,面向宗泽跪下,拉开他的裤链,掏出肉棒,贪婪地吸吮起来。
  由於不知道女侍应留得久了会不会引起其他人入来找她,宗泽决定速战速决,意念吩咐女侍应用较快的速度套弄自己的阴茎,很快射精的冲动来了,他用手牢牢按着她的头(自己用手感觉比纯粹用意念还要好),痛快的射出自己的子子孙孙,当然是叫她全部吃了。
  待女侍应替自己舐乾净后,宗泽收好小弟弟,离开了卞拉ok.觉得有点肚饿,宗泽到附近的一间楼上咖啡店,就用丽明的钱买了个午餐,悠闲的吃着。吃的时候他心想:既然可以随便叫人给钱包我,那我根本不用工作,有需要便去银行’提款’便行了,而且在人少的场合,根本不需要用钱。总结下来,宗泽决定纯粹为玩而玩。
  下午,好景商场某家用游戏机店,忽然拉下了铁闸,跟着里面传出玩游戏机的声音,中间又夹杂着一些古怪的吸吮之声…两小时后,铁闸拉起,一名其貌不扬的男子离开,家用游戏店的女店员呆呆的重新开始营业,附近铺位眼利的人留意到她有点衣衫不整。
  傍晚,尖沙咀一餐厅,有一男一女进入,坐下后不久女子不见了,男子没事似的照样柯打食物;他进食时桌子下面有点奇怪的震动,侍应留意到,上咖啡前男人一面奇怪的样子,同时软软的挨在椅子上,腰以下的地方都滑到桌布下面去了;男子离开时,女子从桌子下爬出来,替他付帐。
  深夜。
  宗泽失望的离开某豪宅区。他原本听闻某漂亮女明星是住在那儿的,但找不到她确实是住在那个单位;根据看更的资料,捕了一晚,还是见不到她。行出来,宗泽正想要不要找个独居女子的家去住宿时,忽然看见前面有一个金色长发女子站在路中,她一身红色长裙,面带笑容,向宗泽伸出了右手,掌心向上的摊开。
  宗泽用意念叫她行过来,但她没有反应;奇了,怎会这样的?宗泽行近一点,再试,还是没有用。这时金发女性开口说:“我是Ada,请把戒指还我。”“还你?怎成…谁说是你的?”宗潭怕她抢了似的,右手包着戴了戒指的左手,开始向后退…人,总是这样贪心。”Ada说了这句话之后,摊平的手掌屈床拳头,但把中指伸了出来,举向上。宗泽吃惊地发现自己不能控制身体的动作,看着自己把戒指除下,套到她的中指上…然后不由自主的一步一步行出马路,完全不理有一辆大货车正急促驶近!
  荃湾区交通部接到电话通知,派了一名警员到一肇事祸现场;一名中国籍男子,怀疑不小心冲出马路,被货车撞倒,即时身亡;货车司机说,该男子当时背向马路而行,望着空气,不知道在做什麽。
  第二天,负责扫地的清洁工人国立,扫到马路边时,发现地上有个闪亮亮的东西,拾起一看,是只戒指。“这个不知可以卖多少钱呢…?”他心想,今天行个尾运了。